我很少紀錄諒諒講的話

可能是我天天已經覺得很吵了

而且大部分他的對白實在沒什麼創意

覺得好像抄襲巧虎的居多

譬如說我每次問他中午要吃什麼呢?

他大部分都會回答我:蛋包飯

所以我大部分都知道他講的話和他為什麼會講這句話。



不過也是有些可愛之處。



這是什麼呢?為什麼呢?

最近他也很愛問:這是什麼呢?為什麼呢?

可是我常常覺得他是在練習對話用意居多,想知道答案的用意並不多。

諒指著他知道的東西,例如一隻傘,說:媽媽,這是什麼呢?

我還來不及開口,就聽到這小子開始自導自演了。

諒:嗯...讓我想一想 嗯........嗯.....(然後做出手托住下巴很認真思考的樣子,還想了很久呢)

過了很久,諒才說:喔喔!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 是傘!

有的時候是我回答了

諒會接著說:對對對!是傘!是傘!

一副其實他早就知道的樣子。

讓我有種被耍的感覺。



然後呢?
以前我們一起唱歌時總是很愉快

自從有一陣子他好愛說:然後呢?

我就不想跟他唱歌了

其實他都知道下一句歌詞,可是還是要在我唱得很快樂之時,插上一句:然後呢?

接著就是無窮無盡的[然後呢?]

我才不要理你呢!



你叫什麼名字呢?
最近他也很愛講這句話。

尤其他其實是想要你問他才先問你:[你叫什麼名字呢?]

等我回答了。他就安靜的看著你。
你只好應觀眾要求也問:[你叫什麼名字呢?]
然後他很高興的大聲報出他的名字



以後想到再寫。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tterhsu 的頭像
otterhsu

珍妮山城記事

otter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