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情覺得有異是星期天中午的事
從教會三樓爬到六樓對正常人來說是一點也不會喘才是
那天我竟然爬完有點昏炫
後來去大廚吃飯時
我開始發冷汗,趴在桌上覺得快要昏倒了
心裡覺得很奇怪
這是什麼怪病
難道心臟病要發作了?
然後就是全身虛弱到走不動
回到家也是攤在床上
就是一個字--累
而且一直睡一直睡都還是很累
食慾很差 有點想吐
我想我是心臟問題,就吃了spongia 好像有點幫助
後來又吃了馬錢子,想說對腸胃嘔吐有關,結果好像沒什麼效果
最後心急了,吃了Arsen. 更是沒反應
想想看,MC應該快來了,最近心情浮躁,可能要吃PMS,結果也沒什麼反應
終於,我放棄了神農氏嘗百草的努力,繼續荒唐的躺下去
(還好,老公帶著小孩出去溜答,我睡飽了還可以做了兩條家事皂)

接下來的一禮拜也是過的挺慘的
當我把我的症狀跟姊妹淘講的時候
他們竟然同一口徑用異樣的口吻,懷疑的有色眼光看我.....
我當然矢口否認。
(未完...待續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tterhsu 的頭像
otterhsu

珍妮山城記事

otter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