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去台北回來就有點不舒服,又加上翔翔也有點熱(沒超過38度),可是明顯看得出來有點煩躁,所以我也很累。

掙扎許久星期六還是去參加了喜宴。

到了半夜腹痛不已,也沒睡好。

早晨起來就吐了,然後稍微動一下就要跑廁所,喝水也不行,連抱起翔翔都腹痛不已。

其實拉肚子是我從小的症頭,又加上血壓低,一犯起來通常就是會昏倒。

想到家裡還有二小要照顧,就直接去馬偕掛急診,症狀必須趕快解除才行。

(雖然有種對同類療法的背叛感覺,但也沒辦法)

吃了包藥(止瀉),打了兩支針(止瀉止痛)之後,我竟然昏過去。

在床上休息一陣子覺得好多了,醫生就叫我回去了。

果然對抗療法真是神效又神速(姑且不管那些潛在的副作業,和讓我昏倒的強效)

我立刻可以慢慢散步回家,還順便買了些菜回家,晾好衣服,一直到晚上都沒啥不舒服(所以我也不想吃藥)。

只是晚上還是有小吐一下和小拉一下,到了隔天肚子不再咕嚕咕嚕叫,慢慢進食稀飯都沒事,應該就好一大半了。



至於翔翔除了星期五有點熱,半夜吃了Belladonna,早上都沒熱熱的。

但晚上發現有水洩一次,不過吃了一天的Arsen.兩天他也都沒拉。

難道真的是對他有效,對我們沒效?我可能中毒太深了 呵呵!

不過這兩天他還是陪著我吃稀飯+魚鬆。



諒諒自從我發病,他就完全康復了。

看得出來他真的很高興。吃飯時都吃得津津有味,還不時讚嘆:真好吃!

因為也不敢給他飯量太大,所以他都一直說:我肚子還是好餓!

他知道換我拉肚子,就一付很同情的樣子說:那你只能吃饅頭喔!

這句話聽起來真是熟悉又刺耳阿!



這就是這一陣子的病況。

就是因為諒諒沒有感冒症狀,而我們在家相處五天也沒事,所以誤判沒有傳染力。

最後我中標後發現可能還是病毒性的腸胃型感冒,實在很擔心星期五那天一起玩的孩子們...

對不起大家,下次我會閉關久一點的!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tterhsu 的頭像
otterhsu

珍妮山城記事

otter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