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就住在清大對面,這是來新竹第二次進清大。



我們到了湖畔的石桌旁野餐,大家帶了沙拉水果麵包,麵包不止人吃,還有一群麻雀,鴿子,魚,嗷嗷待哺呢!



松鼠也不少,拿著芭樂開心得不得了,一點也不怕人。



我請諒諒去餵鳥,諒諒就手拿著麵包衝向鳥群,說:給你吃 給你吃~~

當然鳥都被這個怪小孩給嚇跑了。



後來寶媽還帶彩色筆來寫生? 一群小寶貝就畫起來了。

然後又開始玩起沙子。



校園就是校園,旁邊還有管絃樂團在練習,四周的學生,老師在討論的話題,就是很校園,讓我不禁懷念起年輕時候在學校的情景。


諒諒看到旁邊有不認識的小朋友,也湊過去。

他們正在開心的拿跳繩排成一列,唱著火車快飛,諒諒很想加入。

還好他們都很nice,就讓諒諒進來繩子裡,火車又多了一節車廂。

諒諒有時候很閉俗,有時候又很愛湊熱鬧,真是雙面人。



不過他不變的風格是愛到處趴趴走,一點也不怕走丟。

清大的湖畔沒有欄杆,過橋後有個亭子,也是不小心就會撲通,偏偏諒諒又愛走來走去,我和玫媽追得辛苦,我的心臟也不得不更堅強些。



不知道何時才能夠不用追得這麼辛苦呢?
我真的很認真的想過他掉下去,我要怎樣跳下去救他呢!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tterhsu 的頭像
otterhsu

珍妮山城記事

otter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