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息是從美國skype來的
聽說媽肺炎住院
花了一整天才聯絡到他們
原來他們住的醫院是胸腔病院
害我打遍所有台南的大醫院
感謝乖媽緯媽伸出友誼的熱情雙手
於是我很放心的把諒諒留在新竹
只帶翔翔趕回台南去看他們

大約晚上才到
夜晚走在環境清幽的胸腔醫院,又是嘉南療養院,有點神秘
尤其當我和翔翔出現在走廊時
有一群戴口罩的人直瞪著我們
好像我們不該出現在這裡似的
後來有個帶著很像N95口罩的警衛來叫我們戴口罩
說那些人是二樓的人 他們在抗議我們沒戴口罩闖進來
後來我問媽才知道二樓的病人是開放性的肺結核病人
害我開始有點緊張

看到媽很好 感覺不像病人 也不會咳嗽 
一直和翔翔玩 有說有笑的
倒是還在庫庫嗽的我比較像:P

雖然他們一直不要我回來
說我也幫不了什麼忙
還是拿出列好的清單要我辦事 
回到家把家裡打掃一下 洗衣 晾衣
讓爸爸舒服洗個澡
記下21通答錄機的留言
拿了換洗衣物
又出門了

在回台南的路上
我跟翔翔解釋:
因為我小時後阿公阿媽都照顧我 
所以他們現在生病了 需要照顧時 
我也要照顧他們
但我並沒有說接下去的話:所以我老了你也要照顧我
因為我並沒有這麼想
這時候才開始明白為什麼他們不願意聯絡我
在母親節前夕,對父母親的愛有了實質的感受和衝擊

聽爸爸說諒諒晚上回家有點莫落
可是我問翔翔想不想哥哥
翔翔竟然說:不會阿!因為哥哥很麻煩耶
據他解釋,原來還在記恨和哥哥洗澡時被潑水
看來諒諒用情比較深
我開始想他了
畢竟這是我們三人行第一次這樣拆夥呢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tterhsu 的頭像
otterhsu

珍妮山城記事

otter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