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過了四個多月,Mary醫生從日本回來了,我們帶著疑惑的心情又去台北找她。

其實並不是對同類療法不信任,而且心裏也明白,這不是西藥不會立刻見效的。只是,人總愛問這個問題:還要多久?

這段期間,翔一共發作氣喘四次,還有一次是發高燒一星期。咳嗽 氣喘並沒有消失,可是有點不同的是,他並沒有像之前天氣一變化就立刻咳,也沒有像之前一咳就立刻喘。克諒則是除了一開始有出現蕁麻疹,身體沒什麼明顯症狀出現,算是健健康康的。

一進去就有很多人在等在看,在小姐叫我去問診之前,我和幾個病人聊天,原來每個人都是老病人,看了好幾年,也都對MARY醫術推崇不已,甚至還介紹很多人來看。就在我和一位乳癌的阿媽聊天時,我撇了一眼剛看完的一對夫妻,其中男的看了我一眼,我嚇了一大跳!原來他是張宇。因為不確定我後來還問小姐,原來張宇全家人多年來都是來給MARY看的呢!

輪到我們之前,有位媽媽還拿他女兒小時後的照片給我看。原來他女兒從出生就有非常嚴重的異位性皮膚炎,我看照片全身皮膚幾乎沒有一處是倖免的,他說他每天24小時都必須抱著他,深怕他伸手一抓就血流不止。現在他的女兒四歲了,皮膚看起來很健康,完全判若兩人。只是他告訴我,他是等吃藥吃了等待了7個月才出現一次42度的高燒,燒了三天才退,從此之後皮膚開始結痂,身體才有明顯的好轉。後來他也告訴我一些病例,我才明白翔很快就有發高燒的現象還真的是可喜可賀的事呢!就在我還想多問一些問題的時候,輪到我們了,剩下就問MARY好了!

MARY笑容滿面的迎接我們,他一一替我們把脈,發現翔的核心部分已經都好了,剩下就是外圍的症狀,我直接問他大概要看多久,MARY樂觀的說:一年吧!(本來會覺得很久,可是看到其他人就覺得還蠻順利的),因為翔正發著高燒,他建議刮砂,咳嗽就是不可吃甜的東西,氣喘就讓他喘,他說他調整很多讓翔更強壯的藥,他身體不強壯就無法發燒,病程就不會有進展。果然和我們觀察的一樣,翔是有比較強壯。

MARY也提到他過去的一個氣喘病人,曾嚴重到大醫院已經發出病危通知,最後打了一針一個氣喘病人一年份劑量的藥才把命救回來。連這樣的孩子來給他看,最後也可以完全康復,最近三年都沒有再氣喘了。這讓我信心大增,而願意忍耐這段辛苦的治療期。

接著MARY看到諒走進來,她好訝異!她覺得諒轉變好大,也有長高,還預測他之後會繼續抽高。他把脈之後說他鼻子狀況好很多,而個性變開朗,自信的樣子,也和第一次看到他嘴唇發白 目光無神的樣子判若兩人。其實他不說我還不特別有感覺,經他一提醒,我也點頭如搗蒜。諒最近真的是越來越討人喜歡,過去他不愛和人擁抱,會恍神,講話無法和人做眼神的接觸,很容易緊張 敏感,不知道怎麼和同儕互動,現在完全不會了,每天去學校接他,他一定是衝過來和我來個大擁抱,這種親密感是過去所沒有的。學校老師也都覺得他之前的問題都不見了,上小學是很OK的。MARY還說諒會越來越淘氣,不是調皮,而是很可愛喜歡和人玩的那種,其實我大概可以明白,現在我已經有點感受到,還蠻ENJOY的。

至於我他把脈也提到我心情變好,也不太感冒了。我也覺得自己不像去年弱不經風,現在即使感冒也不嚴重,鼻子也舒服多了。

後來我們在等藥的時候,小姐來教我怎麼刮砂,後來我發現翔的燒慢慢退了耶!刮砂真的還蠻有效的!

最後我們就搭捷運和高鐵回到新竹,翔回家後要我在幫他刮一次砂後就一直睡到隔天中午,燒就都退了。

我覺得很感恩的是老公的支持,原本回診前我的態度是很猶疑的,甚至一直為這事禱告,因為我不知道自己做的事到底對不對,反倒是老公不但不嫌貴,也提出他很多正面的觀察心得,有了支持和這次看診的經驗,以及和病友們的交流,我想我們還是會堅持到底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tterhsu 的頭像
otterhsu

珍妮山城記事

otter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6) 人氣()